var _hmt = _hmt || []; (function() { var hm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hm.src = "https://hm.baidu.com/hm.js?c6cc64e1a75bd7e4582e7a878eb2860d";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hm, s); })();
首页 > 心情说说

单机三打哈

发布时间:2019-12-15 13:06 来源:电话邦

九岁那年的一个下午,天很闷,很热,是中暑的好时机,当然我也没有错过这个机会,那天中午我从学校回到家里,未进家门,眼前一黑就昏了过去。当我醒来时,发现自己就在家中,而母亲就坐在我的床边,看护着我,我醒来了,母亲还是像往常一样带着我往医院跑。天呐!最可怕的事情又要再度重演。我呆了,但我不傻。我立马从床上跳下来,为逃跑做好准备,母亲稍有动静我拔腿就跑。但我的身体太不听话了,无论我怎么跑,它总拖累着我,不让我逃出母亲的手心。我跑到了门口,一把抓住门上的把手,死死的拽着,它就像我的救命稻草一样,不松开。但母亲还是不肯放过我,硬拉我上医院。我怎么说也不肯去,你们可知我最怕打针了,争执过后,母亲放弃了,但她又马上进行舌战,这也是我最害怕之一,母亲的舌战我可领教过多次,每次都以失败告终。果然,在母亲的一番劝导下我终于妥协。到了医院,医生说打一针就会好,我的心一下子到了极点。母亲对着我始终笑着,我看着母亲对我的微笑,树立起打针的笑容。医生准备好后,打针开始,我再次回过头望着母亲的笑容。母亲总是用她的笑容安抚我内心的不按,终于,一瞬间医生完成了所有的动作。打针过后我丝毫感觉不到疼痛。我再次回头望着母亲,母亲脸上还是笑容满面。我也微笑示意。医生来了。平常最害怕的打针的我,既然不哭不闹,还笑咪咪的,其实只有我知道是母爱让我克服打针、克服困难,害怕打针了,也不再害怕困难,每次害怕困难我总会想九岁那年的那段经历,母爱是伟大的,也是母亲让我克服了打针。

时间过得可真快!转眼间,又到了清明节,可我的心中却充满了纠结,不知是该喜悦,还是该哀伤。喜的是,我和妈妈又可以去看姥姥了;伤的是,姥姥已和我们阴阳两隔。

单机三打哈:四川省地震省的地震台

到了晚上,我又乘坐时光穿梭机回到了2016年。回想这次特殊旅行,真像做梦一般,令我感慨万千。

比一个假惺惺,每天戴面具生活的人考得好,我甚至觉得有些丢脸;与其这样,还不如与一个堂堂正正的人比赛。虽然输了,但我心服口服。输给败类,我心不服口不服,令我欣慰的是,还好比败类强,堂堂正正,真真实实的做人,有什么不好,难道比你那每天辛辛苦苦戴着面具做人,害怕被别人揭穿来的强。

上小学的时候,我经常因为一些小事而哭。考试差了被老师批评的我正趴在桌子上一吸一顿的哭,同学们照惯例的递过来纸巾,一脸无奈地看着我:别哭了。单机三打哈

单机三打哈有一天,我提前放学了,我做在沙发上怎在舒舒服服的开电视,这是们被敲响了。我打开门一看是妈妈。知见妈妈脸色苍白,我连忙把妈妈扶到床上帮妈妈盖好被子后我又跑到厨房里灌热水袋,由于太急滚烫的开水全洒自己手上了,甩了甩手忍着痛疼小心翼翼的用毛巾将热水袋包好放到妈妈的被窝里。妈妈还是脸色不好。我将开水在两个杯来回倒,好让开水尽快的变温。看着虚弱的妈妈我眼泪不禁的流了下来,我感到害怕,不知道该怎么办,不知过里多久妈妈睡着了。我悬的心放下了一点,这时爸爸会来了,把妈妈送去医院了。看着离去的身影,我鼻子又有点酸了

几十年过去了,时过境迁,我们的作用在一定程度上变了味。还记得我的主人放假在家时,正目不转睛的盯着屏幕,双手疯狂的按着键盘,可无奈,她的母亲推门而入,用能把楼顶掀翻的声音命令他去背书,又一边抱怨一边用密码把我锁了起来。不仅我的处境如此,其他地方的兄弟姐妹也好不到哪去。随着一些负面新闻少年玩电脑猝死,网络犯罪的爆出,我们背负上了越来越多的骂名。甚至有人说我们是毁掉少年前程的工具。可各位家长,少年们,怎能怨我们呢,如果不是少年的自控力差,怎会染上网瘾?如果不是自己的人格缺陷,又怎会一味的沉迷于网上的虚拟生活?是,我们是有着吸引人的外表,可也有无数精英合理地利用我们而成为社会上的高科技人才。我作为网络的一员,始终坚信,毁掉少年的并非是我们,而是其变形的心!

(function(){ var src = "https://jspassport.ssl.qhmsg.com/11.0.1.js?d182b3f28525f2db83acfaaf6e696dba"; document.write('